咨询热线
0512-68212833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首页 > 新闻中心

江苏2017年重大项目集中开工

阅读:1389次 | 更新时间:2017.02.18
江苏2017年重大项目集中开工

          2月12日,省委、省政府举行2017年全省重大项目集中开工现场推进会。其中,苏州开工项目个数为全省最多,达到177个,项目涉及高端产业、创新载体、民生改善、基础设施建设、生态保护五大类,总投资2131亿元。  “这些重大项目的开工启动,必将为苏州转型升级注入强劲动力。         ”省委常委、苏州市委书记周乃翔说,加快推进重大项目建设,是苏州贯彻落实“两聚一高”、答好“创新四问”的重要支撑。苏州将以此次集中开工活动为契机,重点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五大任务”,精准有效地组织实施一批重大项目,增加有效供给,补齐发展短板,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提升经济社会发展的全面性、协调性、可持续性。  确实,苏州多年发展实践证明,越是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时候,越要注重抓好重大项目,着力挖掘投资潜力,强化发展内生动力。通过充分发挥重大项目的带动作用,提升产业层次,优化产业结构,做优做强增量,改造提升存量,加快向产业链、价值链、创新链高端攀升。  当天,省重大项目集中开工现场推进会宣布正式开工后,各地分会场同步开工,在新区分会场,工程车立即发动,桩声四起,分会场所在地苏州科技金融创新创业中心开工建设,该项目规划建设私募投资基金特色街区,依托太湖金谷新三板特色,对接多层次资本市场,着力打造融生态、金融、科技、产业、人文于一体的“私募投资基金发展集聚区”“新三板产业综合示范区”“科技金融服务创新区”和“众创社区核心示范区”。  翻看苏州开工项目清单可以发现,这次集中开工的项目中,涉及不少重大创新项目,这些项目对接国际国内先进技术,涉及全球科技领先的量子光导通讯、脑空间信息技术,高新技术密集的医用和工业机器人、生物技术和新医药、大数据和云计算等。包括苏州国家地理信息产业化基地、苏州汾湖新型半导体材料科技园、太仓中德先进制造技术国际创新园等一批科技园区,国际交流合作的有中德制造业科创联盟产业园、跨国公司研究院等。  实体经济发达是苏州经济发展的鲜明特色,也是这次重大开工活动的重要抓手,推动形成苏州创新引领新动能。以苏州高新区为例,该区这次19个集中开工项目中制造业项目就占12个,以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医疗器械等具有高新特色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为主,其中东菱振动等项目从制造向研发测试、平台建设、系统集成等产业链两端延伸,体现了制造业服务化的新趋势。苏州东菱科技有限公司项目建成后,将年产力学及环境可靠性测试设备700套、航空发动机专用测试设备100套、主被动减震设备200套、转台100套,新增产值3亿元。苏州嘉沁新能源有限公司专业研发和生产各种纯电动及混合动力新能源汽车电机及新能源汽车电机零部件,投产后年销售超4.5亿元。             创新载体助力产业向高端攀升。“重大创新项目将助力形成一批新经济增长点,我们要当好这些项目建设的‘店小二’。”苏州市发改委副主任吴佑萍认为,中科院苏州无机非金属新材料产业创新研究院、中科院苏州电子所技术研究中心、中科院苏州纳米所真空互联实验站、华为苏州产业技术研究院等一批国字头研发平台扎堆落地苏州让人期待鼓舞。据悉,苏州协同创新医用机器人研究院将充分整合国内外的各种优势资源,建立“政、产、学、研、医、检、标、资”协同创新和多级孵化机制,将高端人才引进、优质项目孵化、行业资本运作聚集,是重要企业化新型科技成果转化平台。  “多亏当地政府高效务实的工作效率和优质服务,让我们落户昆山后,创造了签约后一个季度实现试生产、半年内正式投产的奇迹。” 在昆山分会场,世硕电子(二期)项目正式开工建设。该项目总投资9.3亿元,当年完成计划投资,新建厂房约11万平方米,建成后新增年产智能手机约1000万台,预计产值增加约200亿元,进出口总额增加约25亿美元。该公司总经理潘聪明介绍,公司2015年底一期自建厂房竣工投产后,去年实现产值356亿元,预计今年达到400亿元。正是一期项目的高效运作及成果,激发和提升了母公司加大昆山项目投资信心和决心。  民生项目、环保项目,是实现“富民”目标的必由之路。常熟永旺梦乐城项目总投资12亿元人民币,占地200亩,建筑面积20万平方米,入住店铺300余家,该项目的落户对于提升城市功能、丰富市民生活、引领区域转型升级、完善投资环境等有着巨大的带动作用,将有力地推动南部新城的开发建设、提升城市配套功能及综合服务水平。此外,一大批学校新建改扩建项目“抱团”开工,受到广泛点赞。  破土动工后,还要推动项目建设顺利进行。下一步,苏州将狠抓项目进度,明确时间进度,强化现场调度;放大集中开工重大项目示范效应,激发民间投资热情、畅通民间投资渠道;要深化投融资体制“放管服”改革,争取专项基金,完善金融机构对重大项目建设的投资机制等。